學生中心

2018年學生中心計畫

  • 計畫緣起

如果從小失依,這樣的孩子其實已經展開艱辛生命的旅程(洪文惠)

當這幾年政府重視安置機構長大,因各種主客觀因素而必須離院獨立生活的兒少,「弱勢少年自立生活」成為重要的社會政策(杜慈容 民88);而當我自己在從事尖石鄉內的兒少工作的同時,頓時之間我發現在尖石五峰鄉受到交通因素,就學環境,家庭狀況之多重影響,並包括新竹縣政府對於高風險孩子的床位安置數量不足,其實有一定比例的孩子是屬於高風險卻無法被安置之窘境,常常在工作期間高度的焦慮禱告孩子不要出事情或是有狀況,但也有時候也非常的衝突地想著如果真的犯上了刑事案件老實說這樣其實就有安置或是其它處遇溝通的可能;原住民青少年在他15歲離開鄉內國中的同時,同時也要面臨自己需要獨立生活,需要獨立在外面對不同層次的文化衝突。也因此衍伸此案之想法。

近年來整體社會的變遷,就業環境與條件更顯艱鉅,原住民家庭中婚姻與家庭結構甚受衝擊,親人支持系統越趨薄弱,多數的弱勢家庭下的原住民青少年在離開鄉內的國民教育後,在邁入成人期的重要關鍵,卻常常是另一危機的開始。可能面對了社會多變環境時的無法適應,面臨就學與就業的困境,或在感情上或是同儕相處上都遇到些許程度的挫折,甚至主要照顧者本身的不穩定也造成了孩子的焦慮與不安,曾經有研究指出,低學歷和無職業訓練難以獲得穩定的工作,難以整合進入勞動力而具有適當的所得,同時因為經濟壓力,就更少有機會再教育或是再訓練,因此低教育程度和就業限制成為少年社會參與的障礙。

少年轉變進入成人期,是生命發展期程中充滿未知及關鍵的一大步,具支持性及資源性的社會轉銜是重要的基石。而社會轉銜分成脫離現有、自我轉銜與進入新的社會狀態。在自我轉銜中提供少年一段緩衝期,期能充分探索與冒險,發展自我認同。

但是原住民弱勢青少年會因為離開鄉內後,喪失了如金錢、居住所、決定及選擇甚至職場的引導與陪伴和相關自力資源搜尋的能力缺乏,就非常壓迫性的被迫自己進入新的社會狀態,更甚著是孩子會有一個類似原住民孩子早熟卻內在沒有自信的心理狀態,更擔心的是如果在弱勢狀態下的孩子,是否會重複其原生家庭原本的弱勢處境,且重新再進入刑事司法或社會福利系統呢?

可能來自於失依或是多重傷害經驗的孩子,會因為有較多的情緒及行為失衡的狀態未處理之下,要走入下一個重要的自立自我完成期,在展翅高飛的階段,有夢想有期待有願景有渴望;但也極容易受挫,相對應的無力,相對應的憂鬱,相對應的失望以及放棄,而接踵而來的就可能是性關係的混亂,同儕的錯誤引導,菸酒藥物濫用,非行犯罪,早婚甚至精神疾病之可能,也因此該如何因應這群弱勢青少年,是本會這幾年從實驗與觀察之角度來面對整體原住民社會中青少年之處境。

因此特別提出此項計畫,在孩子離鄉後為促進失去父母照顧的兒童從鄉內到獨立生活間的轉銜,協助與陪伴教導自立生活及家庭管理在轉銜過程中提供「中途住宿」,「就業媒合」,「工作期間的心靈導師」,「緊急事件的處理」等協助少年邁向自立。